Anemone

少打游戏,多割腿肉!

    “他曾是我的救赎,是照亮我灰暗生活的那道光。

    “但在争吵、混乱和一声尖叫之后,他逃走了,我不得不独自面对比原先更为残酷而冰冷的现实。

    “我失去了一切:家人,朋友……爱人。

    “我的梦醒了。”






    去看了神奇动物2,又回忆起了当初心动的感觉,他们是真的美妙啊1551(十指相扣那一幕我想循环一百遍!)

拯救世界不如搞CP(1)

*4.0剧透注意!

*本质沙雕吐槽向,存在私设和ooc

*CP为芝诺光♀,芝诺光♀,芝诺光♀!

*以上都OK的话请下翻——








    ——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大致上都是被规划好的。如同一台舞台剧一般,有着事先写好的“剧本”。

    绝大多数人都意识不到,或者说无法意识到这一点,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触及“剧本”之外的世界。这些人虽然无法改变已经写就的“剧本”,但也在暗中谋划,努力挽救一些悲剧。

    光正是其中的一员。



    拿到第二天的“剧本”的时候,光正在给新职业搓装备,在脑海中匆匆扫了眼剧本,一个手滑,不小心搓炸了一件HQ。

    她顾不上心疼材料,把手锯一丢,开始抓耳挠腮地回忆自己最近是不是得罪了海德林,怎么会被安排这样的剧情。

    这份让光怀疑人生的“剧本”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回援神拳痕时,和芝诺斯·耶·加尔乌斯战斗,惨败。

    “这什么鬼剧情!”

    光忍不住在通讯贝里叫道。

    名字是〈拯救世界小分队〉的通讯贝里,其他成员纷纷对她难得的情绪失常表示好奇。

    于里昂热率先发言:“命星东落,双星交辉……是吉,亦或是凶?”

    穆恩布瑞达毫不留情地吐槽青梅竹马:“于里昂热你又神神叨叨了,就不能说点大家听得懂的话吗。话说光怎么啦?又拿到奇怪的剧本了?”

    埃斯蒂尼安:“哦?尼德霍格又复活了?”

    伊塞勒:“……放过尼德霍格吧,它已经够可怜了,都被杀多少次了。”

    奥尔什方跃跃欲试:“挚友!你遇到困难了?别担心!我马上就过去帮你!”

    帕帕力莫连忙制止他:“醒醒,你已经‘死’了,不能再出现在‘剧情’里了。请你等光过完剧情再去找她玩好吗。”

    一片吵吵闹闹之中,突然响起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芝诺斯·耶·加尔乌斯:“哼,无聊。”

    整个通讯贝霎时沉寂下来。

    不得不说,芝诺斯这个人就和他的名字格式一样,与这个贝里的其他人格格不入——在别人都只用单名的时候,他不仅带了姓,还加中间字,可以说是十分特立独行。

    他平时也几乎不和其他人交流,只有光在的时候才会突然出现,而且一般只说一句话:“挚友,打架吗?”

    搞得人很想吐槽:你们就不能私聊吗,一定要在通讯贝里说!这到底是约架还是约会?是故意在大家面前秀恩爱吗?

    这次也是一样,芝诺斯只说了那一句话就没下文了,也许是屏蔽了信号去做别的事情了,比如准备一下明天和光的对决,挑挑衣服,思考思考抹什么色的眼影之类的。

    沉默大概持续了五分钟,才有人重新捡起之前的话题。

    伊达:“咳,所以光到底拿到什么剧本了?看样子应该和那位皇太子殿下有关?”

    光:“呃,对。剧本让我和芝诺斯打一架……”

    埃斯蒂尼安:“那为什么那家伙不高兴?他不是一直想跟你打架吗。”

    光无奈道:“因为……剧情要求我惨败。”

    穆恩布瑞达:“啊?”

    奥尔什方激动了:“什么!太过分了!挚友怎么可能输呢!”

    光也很激动:“对啊!我就是觉得这个要求太难了。不仅要输,还要惨败……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输……唉,太难了真的。”

    又是一段尴尬的沉默。

    帕帕力莫:“光,虽然你很强是事实,但是你这么说出来,说实话挺欠揍的。”

    光:“啊?有吗?”

    帕帕力莫诚恳道:“有。”

    光:“可是我跟芝诺斯这样说的时候,他看上去很高兴诶,还说什么‘不愧是我的挚友’,‘实在是太棒了’,然后我们就愉快地去魔大陆约会……不是,打架了。”

    “啧。”

    “是恋爱的酸臭味。”

    “情侣走开!”

    通讯贝里瞬间响起一片嘘声,此起彼伏地混杂在一起,根本分不清都是谁说的。

    光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在装傻:“咦?大家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

    某位已经单身四十二年的拉拉菲尔族咒术师心情复杂:“没什么……你们开心就好。”

    TBC.




花絮1

    翌日,皇太子在神拳痕出场时,全程戴着头盔。

    光:“……所以你早上化那么久的妆有什么意义?”

    芝诺斯:“我高兴。”

花絮2

    芝诺斯提着刀:“挚友,你倒下去的动作太假了,我刀还没碰到你呢。”

    光趴在地上:“啊?我没注意,应该不会被看出来吧?要不再来一次?”

    芝诺斯扫了眼旁边唯一没在忙其他事的红衣女人,笃定地说:“没事,我觉得不会。”


【给月桂先生的一封信】

啊!剧场版的陀太糖!是真实的吗!太美妙了我要哭了呜呜呜呜呜

我老公芝诺斯回来啦!!很快又要来见我惹,开心!!!

(又要暴打他啦×)

    君子和而不同。为什么不能只是单纯地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去贬低他人呢。

    “倘若我们将来分道扬镳,我希望你再想起我时,不要满怀离别的哀愁,而是因那些美好的回忆而感到一阵温暖。”

    “我希望与我的相遇、我们曾一起度过的时光,能成为你前进道路上的助力,而非阻碍。”

    愿我们都能成为更好的人。

    “只要闭上眼睛不去看,捂住耳朵不去听,那些丑恶到令人作呕的事情就不存在了吗?就能心安理得地催眠自己,我生活的这个世界是纯真美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