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Lilian

少打游戏!多点产出!

卧谈会

    “王上,看到那样的情景,您什么感觉都没有么?”

    “你想说什么,给缇亚?”

    “人们在欢呼,歌颂您的贤明,对此您不觉得欣悦么?”

    “并不觉得。”

    “但是……”

    “给缇亚,吃蛋糕么?”

    “……唔唔?!”

    “怎么样?好吃么?”

    “呃,我不知道……我没有那样的机能……”

    “就是这样。”

    “啊?您说什……”

    “……”

    “……”

    “该睡觉了。”

    “……嗯。”


    “最后再问一个问题可以么……”

    “嗯?”

    “王上您觉得,这样好么?”

    “我觉得挺好的。”

    “可是……”

    “没有可是。给缇亚,别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这是傲慢。”

    “……嗯……我知道了。”

    “睡吧。”

    “晚安,王上。”

    “晚安,给缇亚。”

  END





*借用 @. 太太的给球的梗表达了下自己的理解……如果太太觉得有问题的话我马上删除!

*顺便一提睡前吃甜点不好×(但是管他呢!

问答

    “为什么要流泪?”

    “因为……您从来都没有作为一个真正的人而活过……”

    “为什么要为此悲伤?我并没有那样的需求。”

    “就是因为您不会那么想,所以我才更觉得难过……”

    那是无意义的。

    王如往常一样微笑着,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并不是因为温柔,或是体贴之类的属于“人”的情感,只是因为没有争辩的必要。

    “您就没有想过,哪怕一天也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活着?”

    “我从没有这样想过。并且以后也不会有。”

    王知道她想说什么。

    她是个温柔的好孩子。但对于他来说,“那些”是不需要的东西。

    “也许有谁会那样想,但那个人不是我。”

    “……我的回答让您失望了么,御主?”

    “不……不是您的错,完全是我自己……如果真像您说的那样的话,那么一切就只是我的自作聪明,竟然试图将同情加在您的身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御主?”

    “我没事,只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亲爱的Caster,我敬爱的王,无需忧虑——您只要保持现在这样就好。”

    只要这样就好。只有这样才好。

    “好的。”

    王平静地应答,脸上仍旧是淡然的微笑。

    这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午后,再无第三人知晓的小小问答。




  END


*“她”可能是某个咕哒,也可能是别人,说到底这究竟是发生在哪条世界线的也不知道

*之前看太太提到过的梗:如果所罗门真的无机质,那他根本不会有“想变成普通人”这个愿望,挺细思恐极的……

暴雨心奴,作为反派来说,角色塑造特别成功了。
没有苦衷,没有悲惨过去,纯粹是本身性格扭曲,心理阴暗。
也没有洗白,可以说很棒了。
垃圾就该像垃圾一样死掉。
呸呸呸。

堵心,瞎吐槽下。
ssss电影上映,空间和微博又开始出现各种唐七抄袭的东西了。
但是这到底是大家自发的抵制,还是电影官方故意挑起话题蹭热度,我已经分不清了。
说不定我们这些义愤填膺,实际上是被敌人利用,想想很可怕。
只能说,什么都是假的,如果能有切实法律保障原创者利益才是真的。

RPG(织太,AU)

ACT.01

    【你觉得织田作之助是个怎样的人呢?】

    “诶?织田先生么?”

    中岛敦愣了一下,随即露出开心的笑容。

    “织田先生是个非常好的人!在我被孤儿院赶出来,快饿死街头的时候,是织田先生请我吃了晚饭,而且还说服侦探社收留了我。如果没有织田先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他是我的大恩人!”

ACT.02

    【你觉得织田作之助是个怎样的人呢?】

    “织田啊……”

    提起这个名字,国木田独步严肃的脸上不由浮现微笑。

    “哪怕是要求苛刻如我,也不得不说他做得很好。那家伙工作非常认真,做事也很可靠……这么说吧,我自己有时候也会因为预定出错而焦躁,但是他却能一直保持冷静,实在令人佩服。在这一点上,我也得向他学习啊。”

ACT.03

    【你(们)觉得织田作之助是个怎样的人呢?】

    “织田前辈非常厉害!”谷崎润一郎满是崇拜。

    “不管什么难题,交给他都能解决。而且前辈的异能力也很厉害,和我这种鸡肋的能力完全不一样……织田前辈是我努力的方向!”

    “别那么说,哥哥大人的能力也很棒哦。”

    谷崎直美说着,安慰似的搂紧了兄长的脖子。(没问题么?)

    “关于织田先生的话,我也同意哥哥大人说的。那个人是个好人,就算是对敌人也不会下死手。这在有些人看来也许是优柔寡断,但是直美却觉得他很温柔呢。”

    “……啊啊,哥哥大人不要吃醋哦,直美最喜欢的还是哥哥大人啊!”

    “哇!直、直美……放开……我……呼吸……”

    这对兄妹感情真好啊。应该没事吧。

ACT.04

    【你觉得织田作之助是个怎样的人呢?】

    “……”

    ……

    “…………”

    …………

    一阵可怕的沉默之后,武装侦探社的社长福泽谕吉终于开口了:“织田……”

    他眉头紧锁,神色很是吓人。

    “……是个好孩子。”

    ……

    “……”

    ……诶?这就没了?

ACT.05

    【你觉得织田作之助是个怎样的人呢?】

    “那家伙啊,挺懂礼貌的,还算不错吧。”

    与谢野晶子笑了笑:“愿意陪我逛街,帮我拎包的,估计整个侦探社里就他一个吧。虽然那家伙身上绑着很多绷带,看着有点碍眼,但听说是之前卷进爆炸事故里留下的伤痕,那就没办法了。”

ACT.06

    【你觉得织田作之助是个怎样的人呢?】

    “织田?是谁啊?”

    江户川乱步一脸疑惑。

    详细描述了一番相貌之后,他才恍然大悟。

    “哦,是说那个人啊。他可是个无聊的男人啊……不过写的小说还挺有趣的,你如果闲的话可以读读看,应该是你这种年纪的人会喜欢的类型。”





ACT.??

    【你觉得织田作之助是个怎样的人呢?】

    “织田作?”

    黑发的男人回过头来,鸢色的眼里有些微的诧异。

    “他啊……是个什么都好的大傻瓜。而且还特别薄情,平时看着好说话,到了关键时刻,下的决定却谁都劝不回来……”

    ——“喂,织田,你在和谁说话呢?该走了!”远处有人喊道。

    ?

    只见眼前的这个人转头应道:“好的,国木田前辈,我这就过去。”

    ???

    他看着你震惊的样子,笑了笑,伸出手指贴近嘴唇,做了个“嘘”的动作。

    什么都不要说。

    这是个公平的交易,大家都各取所需。

    太宰治渴望死亡的寂静,但织田作之助理应活在光明之中。

    所以太宰治死了。

    而织田作之助还拥有无数个值得期许的明天。

    现在这样就刚刚好。

    未来是美好的,不是么?




  END

呜呜呜我为什么不听话!听蛋蛋的直接跳去看老狗不好么!现在好了吧!对剑宿动真情了,要眼睁睁看拆了……呜呜呜小狐狸要被狗叼走了……

在B站补前世今生剪辑,看到战云界那边,弹幕一片“怪不得17x不肯回归战云界,他们造型太low了”,笑死。

之前私下把其他人的造型往他身上套的时候,我也觉得贼辣眼睛来着,但是真的看到新造型之后觉得其实还好吧,至少还是白色的……

讲真,要和剑宿时候比是比不上的(我就是喜欢他那个造型嘛),但是和整个战云界比真的已经很好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啊哈哈哈哈哈……

片段

    王的视线穿过时间和空间,落到日后将成为花之魔术师的少年身上。

    他看到了少年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也看到了自己将与之交集的命运。

    但他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静坐于王座之上。

    而在千年后阿瓦隆的高塔之中,魔术师带着微笑阅读王的故事,用双眼见证了王的结局。

    一切尘埃落定之际,他却忽然想起年少时曾感受到的那道视线,安静平和,仿佛不曾见过诸多苦难。

    “啊呀,我果然还是喜欢Happy Ending啊。”魔术师感慨道,语气轻飘飘的,并不带有丝毫感伤。





*大概是……想象中他们的关系_(:з」∠)_

【金木中心】Dear Mary ⑤【AU,ooc慎入】

*完全就是私设的AU,前文

*想了想接下来也没多少了,就加在下面吧,所以这样就完结了owo

*顺便求点评论?

    咖啡店里来了一个奇怪的人。

    讲究的衣着,优雅到有些夸张的举止,夹杂着别人听不懂的外文单词的言谈,混合起来形成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就像是深处藏着芥末的抹茶冰淇淋一样啊。

    金木看着这个自称美食家的男人向他亲切地微笑,不禁如此想道。

    “……你最好离那家伙远一点。”男人走后,董香警告他,“他很危险。和他扯上关系,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他卖了,最后悲惨地死去。”

    “雾岛小姐是在关心我么?”金木有点惊讶,他本来以为少女是讨厌他的,“但是月山先生看起来很绅士,不像是坏人呢。我觉得应该没事吧?”

    “那个变态哪里称得上绅士了……算了,既然你愿意相信他,就随便你吧。反正就算你死了也跟我没关系。”少女对他的执迷不悟很是气恼,狠狠瞪了他一眼。

    “呃,对不起……”

    金木急忙道歉,然而董香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也不知道听没听到他的道歉,或者是听到了也不想理会。

    但是还真没想到啊,雾岛小姐平时看着凶巴巴的,对他从没有什么好脸色,遇到事情却还会来关心他……这就是传说中的傲娇么?

    金木忍不住露出微笑。

    真是可爱啊。

    如果我能……

    “你要背叛我么?”

    耳边响起的低语阻止了他的妄想。

    名为神代利世的梦魇轻轻伏在他背上,双臂亲昵环在他的脖颈,似真似假地抱怨着:“你之前不是还说我才是你的最爱?怎么,一见到可爱的女孩子,什么海誓山盟就都忘啦?男人都是这样薄情的么?”

    “不是的,我没有……”金木反驳道,“利世小姐,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人……你该知道的,其他所有女孩,都只是……”

    “啊,我知道。”利世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我都知道。”

    她的神色间似是哀切,嘴角却仍带着一如既往的讥讽。

    “金木君,你呀……真是个过分的人啊。”

    “可悲,可怕,又可怜。”

    “像你这样的人,是永远也得不到救赎的。”

    “没关系,只要能像这样和你在一起,我就很幸福了。”金木也把头贴紧她,微笑着说道。

    因为你是我追寻已久的……

    我的“Mary”。

  TBC.

(以下内容比较黑暗,而且三观扭曲,心理承受能力低的人请不要继续阅读,以免受到精神污染quq)




    那是发生在夜晚某个废弃仓库里的事情。

    “Bonsoir!好久不见,想我了么,我亲爱的'Jack'?”

    无视了对方夸张的言行,金木平淡地回复道:“不是今天上午才在店里见过么?两个多月不见,你那个里面只装着吃的脑子终于不负众望地坏掉了?'Hannibal'。”

    “不要那么冷淡嘛,现在才来找你是有原因的。虽然早就从嘉纳医生那里打听到了你的所在,但是你之前不是失去记忆了么,所以我就只好先静观其变啦。”

    金木啧了一声:“那个黑心密医……”

    但是嘉纳至少做对了一件事。

    他抚摸着腹部蜈蚣形状狰狞的疤痕。

    把利世小姐的内脏移植到了他的体内。只有这件事情,必须对其说声谢谢。

    月山察觉了他的动作,皱起眉头:“你还在想着那个女人么?你不会真被她骗过去了吧?那个母狐狸,就是靠她那张还算过得去的脸蛋,到处欺骗男人感情,掏空他们的钱包之后就一刀两断,可以说是比母猪还要贪得无厌……”美食家好像碰到了什么恶心东西一样,脸上满是嫌恶。

    “我知道。”金木对这些贬低的话无动于衷。

    他早就知道利世小姐那美丽的皮囊下装着的是怎样污浊的灵魂了。

    那又怎么样呢。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月山习自诩美食家,然而那所谓美食的原材料,却全部取自于同族的人类。

    正如雾岛董香所说,这个男人就是个变态食人魔。

    而与其为伍的自己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暴食者”。

    这是他们给他的外号。

    因为他的受害者们都像受到鬣狗啃食过似的,内脏完全被掏空了。

    这么做的原因说出来可能很可笑。

    他着她们。

    所以掉了。

    但是没有用。即使那样做,他内心的空洞还是没能得到填补。

    ——直到遇到了利世小姐。

    因为那场事故,他和利世小姐融为了一体。

    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真正的爱。

    他也终于拥有了真正的爱。

    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从今往后,他会和他深爱的利世小姐一起活在这个世界上,永不分离。

    ——只要知道这个事实就足够了。

    是这样对吧?

    我最爱的、我的利世小姐(My dear Mary)?

  END

*用的是开膛手杰克和他的最后一个受害者玛丽的梗,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owo

*真的ooc到没眼看,完全只顾自己爽了,对不起orz

【金木中心】Dear Mary ④【AU,ooc慎入】

*完全就是私设的AU,前文



    “金木君……你听到了吧?”

    翌日休息的时候,店长突然这么问道。

    大概是指昨晚的事吧。

    金木本来想假装不知道敷衍过去的,但是店长却好像已经确信的样子,眼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是的,我听到了。”金木回以不加修饰的坦然,纯粹的目光仿佛在问“那又怎么样”。

    店长反而因此有了一瞬间的不自然,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金木君,我知道你对昨晚我和董香说的事情肯定有很多疑惑。我都可以向你解释,我们坐下来慢慢说怎么样?”

    金木没有异议,在旁边的长沙发上坐下。店长也在他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其实早就该告诉你的,但是你刚来的时候记忆一片空白,精神状态也不好,所以就一直拖到今天……这也是我的疏忽。”

    “金木君,请你冷静一点听我说。”

    “其实,《古董》里的人多多少少都和社会的黑暗面有些瓜葛。曾经加入过黑帮啊,父母是罪犯啊,或者自己也留下过案底之类的。但是现在在这里的人,都是努力向上的好孩子。我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干过错事,所以我知道想要重新开始有多难。我只是很想为他们提供机会,希望他们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而不是一辈子都被贴上犯罪者的标签,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金木点点头:“所以昨晚雾岛小姐说,我和你们不一样,是……”

    “是因为你并不是犯罪者,而只是被牵连的受害者。”店长有些无奈,“那孩子大概是担心你知道真相后,会泄露出去,破坏我们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定生活吧。但是我能看出来你不是那样的人,对吧?”

    “嗯,我不会说出去的。”金木保证道。

    店长于是温和地笑了:“谢谢你,金木君。”

    “你果然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啊。”


    好孩子啊……

    金木仔细琢磨着这个词,不由得有点想笑。

    你错了啊店长,我可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好孩子。

    温柔,体贴这些词,用在我身上完全是诈骗,拿来形容喝得烂醉却还记得回家的上班族还更为妥当些。

    我只是不关心而已。

    其他人做了什么,在做什么,想做什么,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

    不知道也没什么影响,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我和你们是不一样的”。

    雾岛董香大概是隐隐察觉到了这点吧。

    真是敏锐呢。

    如果没有利世小姐,我也许会喜欢上她也说不定。

    金木漫无目的地想着。

    ——是的,利世小姐。

    只有利世小姐是特别的。

    只有她,才是我梦寐以求的——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