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emone

少打游戏,多割腿肉!

我老公芝诺斯回来啦!!很快又要来见我惹,开心!!!

(又要暴打他啦×)

    君子和而不同。为什么不能只是单纯地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去贬低他人呢。

    “倘若我们将来分道扬镳,我希望你再想起我时,不要满怀离别的哀愁,而是因那些美好的回忆而感到一阵温暖。”

    “我希望与我的相遇、我们曾一起度过的时光,能成为你前进道路上的助力,而非阻碍。”

    愿我们都能成为更好的人。

    “只要闭上眼睛不去看,捂住耳朵不去听,那些丑恶到令人作呕的事情就不存在了吗?就能心安理得地催眠自己,我生活的这个世界是纯真美好的吗?”

*所罗门相关,网上看到个说法,感觉很有趣……






    神赐予了他智慧,他却用这份智慧去行了神不应许的事情。

    政治联姻能使国家更强盛——这是他的『智慧』所告诉他的『正确』之策,但这背离了神的旨意。

    王国在他手中达到鼎盛,又在他死后,迅速分崩离析。

    是他做错了吗?

    但那是神赐予他的智慧啊。

    为何人智会与天意背道而驰呢?

    “真正想死的人是不会出声的,他们会在某个普通的日子里,安静地打开窗,然后纵身一跃。”

    “所以,那个人虽然整天叫喊着‘想死’、‘殉情’之类的话,但其实应该比谁都想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一直都在希望有人能给他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吧?”

人理补正式

*AU,假如所罗门和盖提亚的设定互换

*有所罗盖提亲情向请注意



    “我很后悔。”

    所罗门看着他,眼神温柔而悲伤。

    “盖提亚,我后悔创造了你。”

    “为什么后悔,所罗门?是我的机能不够理想吗?”魔术式平静地问道。他说:“你知道你可以把我销毁重构的,你有这个权限。”

    所罗门摇了摇头:“不,不是这样。你作为人理补正式的能力是完美的。”

    盖提亚问:“那是为什么呢?人类不需要我了吗?你不需要我了吗?”

    所罗门继续摇头:“也不是因为这个。我仍然爱你,人理也仍然需要一个守望者。”

    “我不明白。”盖提亚说,“你的想法一点都不合理。”

    “的确不合理。”所罗门躺在床上,努力抬起枯瘦的手臂,用颤抖的手指抚摸盖提亚的脸庞,轻缓地说道:“但,这是人之常情。”

    盖提亚仍是那句话:“我不明白。”

    “对不起。”所罗门呢喃,眼角似乎有泪光闪过,“我创造了你,却没有给你设置终点。这是我这六十年里,做的唯一一件错事。”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明白我今天说的话。倘若你哪一天明白了,你会恨我的,可那时我早已不在了,你的愤怒和憎恨要投向何处呢?一想到这些,我就痛苦万分。”

    “对不起,”所罗门的声音渐低,“对不起,盖提亚……我的孩子……对不起……”他的眼睛阖上了,抬起的手臂也垂落下来。

    盖提亚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

    不再呼吸的所罗门原来和其他人类并没有区别。

    于是他俯下身去,亲吻了创造者的脸颊:“晚安,所罗门。我会好好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的。”

    为守护人理而诞生的魔术式,今后也将一直守望人类的未来。

    永无止息。

  END



*请问看得出来盖盖对所王是有感情的吗?qwq

牢笼

*芝诺斯中心

*大量私设注意!




    ——这个世界是被设定好的。

    十五岁时,芝诺斯第一次察觉到了这件事。

    他站在索恩·佐斯·加尔乌斯的病床前,看着床上的老人衰弱到仿佛下一秒就会断气,可是那些衰竭的脏器仍奇迹般地运作着,支撑着他苟延残喘。

    传说中英明神武的开国皇帝,如今只不过是一堆正在走向腐烂的肉块。

    为什么还活着呢?

    芝诺斯俯下身去,想帮帮这个可怜的老人。
    他的手指碰到了曾祖父脖子上凸出的血管,只要稍微用点力,就能掐断那微弱跳动的脉搏。

    他的动作停住了。

    不是因为心软。也不是害怕承担后果。更不是因为旁边侍女刺耳的尖叫,虽然那的确有些烦人。

    芝诺斯在侍女惊恐万分的目光中松开手指,神态自若地替老皇帝抚平衣领上的褶皱,仿佛刚才的大逆不道只是那个可怜女孩的错觉。

    他盯着床上的老人,陷入了思索。

    刚才的确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下手。有什么,他观测不到,也理解不了的东西。

    那是什么?

    为什么要费心维持面前这堆骨头和肉块以生命呢?

    它早该死了。它已经死了。

    芝诺斯眯起了眼。

    直觉告诉他,不该去探究这个问题。执着于所谓的真相只会带来毁灭。

    但他不在乎。

    在之后的时间里,他注意到了更多的异常。

    细小的、极易忽略的。有的是态度上的微妙变化,有的是话语间的短暂停顿。

    战斗中,有人死了,有人活着。看起来似乎是巧合,是幸运。

    这些都是『正常的』、『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不对。不该是这样的。

    芝诺斯某一天突然理解了。

    啊,原来如此,所有的一切从根本上就错了。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世间万物都是被设定好的。就如一个魔导系统,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即使稍有偏差,也很快会被修正。

    腐朽。死寂。无趣。

    没有『活』的东西。

    所以也没有任何价值。

    这样的世界,即使毁灭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话虽这么说,实际上芝诺斯对毁灭世界并没有兴趣。

    他热衷的是在这个无聊的世上寻找有趣的事情,比如尽情厮杀的愉悦享受。

    但世间弱者多如蝼蚁,强者寥寥无几,能让他打得尽兴的对手,更是一个都未曾遇到。

    十年匆匆而逝,索恩终于咽气了,瓦厉斯在腥风血雨中继位。芝诺斯成了皇太子,被派去接管原本盖乌斯掌管的行省。

    在阿拉米格,他第一次见到了光之战士。

    他注意到这个蛮族英雄在被他打败时,神色间片刻的惊讶与困惑。

    芝诺斯有了兴趣。

    这么多年来,这是唯一一个反应不遵循『规则』表现的人。

    从阿拉米格到多玛,又回到阿拉米格,他与光之战士三次交锋,清楚地看到了对方的与众不同。

    鲜活的,强大的,自由的。

    所观察到的东西让芝诺斯兴奋不已。

    屋顶花园上,他迫不及待地与光之战士进行殊死对决。

    战败的结局并不难接受。自刎也绝不是因为屈辱。

    芝诺斯看向那遍地伪物中唯一的真实,愉快地笑了——你也察觉到了吧?

    这个世界只是被构筑出的牢笼。再强大的野兽,也逃离不了囚于牢中的宿命。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哪怕我们的相遇也是写好的剧本,我的心脏也只为现在这一刻而跳动。未来已经与我无关了。

    ——再见了,我最初的,也是最后的朋友。同被世界束缚的,可悲的挚友。

    他虽然输了。但他却赢了。

    我已能结束这个无聊的游戏了。

    而你又如何呢?

*日常瞎想

    有一个奇怪的想法:所王有没有可能,不能有人类的感情啊?

    就是,在已经安装了全知全能这个系统的情况下,如果加载感情插件的话,很容易系统崩溃?

    所以不是雅威不给他装,而是装不了……

    这么想的话,在无数平行世界里,应该也有能兼容插件的所王吧?

    那样的所王会是什么样子呢?睿智,温柔,善解人意,有包容力?

    总之应该是个能好好教导盖盖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