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Lilian

少打游戏!多点产出!

【瞎几把写】车

    男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靠在硬邦邦的椅背上,脖子因为睡着时自然的后仰而酸痛不已。
    他从长椅上站起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腰背,揉着脖子环顾四周,试图搞明白自己在哪儿。
    这地方看起来像个长途车站,有一个顶棚,几排座椅。不过现在车站里没什么人在等车,除了他,就只有右前方坐着一个戴着帽子的老妇人。
    他走上前去和老妇人搭话:“不好意思啊阿姨,我想问下这是哪个车站啊?”
    老妇人抬起头来,看到他的时候满脸惊讶:“你怎么来这儿了!”
    “啊?”男人有些莫名其妙,“我……”
    他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看清楚了老妇人的样子——那眉眼,那白发和皱纹,还有那顶熟悉到让人泪眼朦胧的帽子——那分明是他几年前就过世了的母亲啊!她头上戴着的,可不就是母亲生前最为喜爱的帽子!
    “妈?是你吗?”男人激动地试图拥抱老妇人。
    老妇人却紧紧皱着眉,抓住他的胳膊说道:“你不能呆在这儿!快回去!”
    “可是……”
    “别可是了!乖,听妈的话,快走!”老妇人不由分说地拉着他的手,把他塞进了不知何时开进站台的班车里,“走吧!你不该来这儿的……快去吧!”
    班车出发了。男人从车窗里望见老妇人在默默挥手,于是也挥手向她告别,心里一阵酸涩,同时又感到十分温暖。
    他明白,人鬼殊途,母亲是为了他好。
    ……也许要到很多年以后,才能再见到母亲了吧。

-----------------------------------------------------------------------

    送走了男人,车站里又恢复了寂静。
    不一会儿,又有个男人走了进来。
    在他眼里,站在那儿的不是什么老妇人,而是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
    “又送走一个?”
    “是啊,”女人笑了笑,“自从处长对勾魂流程做了改革,我们工作就顺利多了。那些亡者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哭着闹着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反而乖乖地就坐上了地府班车,真是省了不少心力。”
    “你们接待处这新处长不错啊,竟然想得出这种办法。”
    “也是靠你们技术部的支持,施法让他们把我们看成是逝者里自己最亲近的人,不然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得到他们的信任。”
    “哎呀,行了行了,别商业互吹了。我就是来通知下你,待会儿下班以后我们几个去孟婆的店里聚聚,你也转告下小白,让他不准缺席啊!”
    “知道了,”女人点点头,“等他这趟回来我们就交班了,下一组无常应该也快来了。”
    “那我先走了,一会儿见!”
    “再见。”

    女人继续坐在长椅上,等待着下一个逝者。
    她的心里却开始盘算待会儿要怎么灌醉其他人,趁机让他们出洋相了。

【算是今年江苏高考作文题的衍生】
【啊哈!没想到吧!.jpg】
【小黑内心:好想快点下班啊qwq】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