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Lilian

少打游戏!多点产出!

文野 太宰中心 LOST(上)

*原创角色出没

*私设颇多

*有BE暗示

*算是生贺?总之先赶着今天发出来!

*以上全都OK的话请下拉继续0v0












————————————————————————————

    那是刚过早晨九点的时候,有一位客人造访了侦探社。
    身着洁白的洋装,头发也是纯白的颜色。少女推门而入,声音如泉水般清澈:
    “——打扰了,请问太宰治老师在这里么?”

    “太宰?”正在工作的国木田独步皱眉,“那家伙的话就在那里……但是他什么时候成了老师了?”
    “诶?太宰先生当老师么?有点想象不出来啊……”一旁的中岛敦也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喂,太宰!有人找你!”国木田冲对面正趴在桌上偷懒的男人喊道。
    男人边打着哈欠边抬起头来:“诶?客人?”
    “哦哦,是位可爱的小姐啊,”他说着,三两步冲过去握住了少女的手,“美丽的少女啊,请你和我一起殉情吧!”
    国木田和中岛都忍不住扶额。
    “抱歉,他就是这样一个怪人……”国木田试图为搭档的行为做点弥补。
    但是少女的反应却出人意料。她不但没有生气,还反过来握紧太宰的手,高兴地笑了起来。
    “没关系的。能像这样见到太宰老师,我实在是很感动。”
    “对了,这个。”她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本书,递给太宰,“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请老师给我签个名么?”
    “什么什么,签名?”太宰用轻佻的语调说着,“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你愿意和我殉情的话,我什么都签哦!”

    然而这浮夸的表演在看到书名的瞬间就停止了。
    太宰没有接过那本书。他脸上惯常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略显阴郁的表情。
    “老师?”
    “你是谁?”太宰面无表情地问道。
    对这急转直下的情形感到奇怪,中岛敦凑过去看了那本书的封面,只见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四个文字。
    “《人间失格》……诶?这本书的名字跟太宰先生的异能力一样啊……”
    “什么!偶然么?不,不对……”国木田立刻警惕起来,“难道说这是敌人的诡计?”
    “派这么幼小的女孩子来做刺客么……”想到差不多年纪的镜花,中岛的神经也绷紧了,“真是太过分了!”

    “讨厌啦,大家不要把我把我想得那么坏嘛。”少女的笑容纯真可爱,不含一点阴霾,“我只是想来见太宰老师一面啊。”
    “嗯,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北原白秋,是太宰老师的忠实粉丝。最喜欢的书就是老师的这本《人间失格》了。”
    听到这句话,国木田和中岛不禁面面相觑。
    “北原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中岛问道。
    国木田指着自己的搭档补充道:“这家伙的确是叫太宰没错,但是他可不是什么作家……不如说,这家伙离作家可是有十万八千里啊。”
    “不对么?”白秋歪着头,露出疑问的神色。
    “不对哦。”太宰不知何时又恢复了他那副轻浮的态度,接口道,“很遗憾,小姐啊,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太宰治’哦。”
    “你要找的那个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死了,这一点你应该也很清楚吧?啊呀,那可真是一场美妙的殉情自杀呢!遗体正好在生辰那天被发现对吧?实在是完美的时间点啊,真是让我羡慕得不得了!”
    “喂,你在说什么啊,太宰?难道你认识那个和你同名的人么?”
    比国木田更激动的是名为北原白秋的少女。
    她的脸颊因为兴奋而泛起红晕:“果然太宰先生是知道的啊。太好了,我本来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太宰先生也是的话,那就没那么寂寞了呢。”
    太宰没有搭理国木田,而是伸手试图翻开那本《人间失格》。但是他的手指刚一触碰到书角,整本书就瞬间化作光点消失了。
    “——‘我的一生尽是可耻之事。’”他喃喃着并不曾看到的书中的话语。
    那是在若干奇异的梦境中曾数度窥见过的东西。

    “这本书是我的异能力‘记忆’所制作出来的,果然会被无效化啊。”少女略带遗憾地说道。
    “那么我也差不多该告辞了,今天和太宰先生的交谈很开心哦。”
    在即将走出侦探社大门的时候,白秋突然又停下脚步,转头向太宰微笑。
    “对了,最后再告诉您一个好消息。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似乎对‘那边’知道得越多,就会渐渐受到‘那边’的影响呢。我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您的话……对吧?”
    太宰一怔,然后笑眯眯地感慨道:“那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

    “喂!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少女走后,国木田一脸烦躁地质问太宰。
    但是太宰却只是说着“没什么啊,是国木田君不明白的事情”这样的话敷衍他。
    “啧。”国木田咋舌,“算了,反正对我的预定行程影响不大,随便你吧。”

    ——最开始出现征兆,是在一星期后的某个夜晚。
    常走的路因为严重的车祸被封锁了,为了准时到家而不得已抄了小路的国木田偶然在路边小巷里发现了自己翘班的搭档。
    对方正倚在墙上,低头捂住嘴,胸膛中爆发出一阵激烈的咳嗽声。
    “你没事吧?”国木田有点担心。
    “呀,国木田君。”太宰抬起头来,用一如既往的欠揍语调向他打招呼,“你是在担心我么?好开心!国木田君真是个好人啊!”
    “谁会担心你这种人啊!只是你万一生病请假了,我就得连你的那份工作也一起做了。”
    国木田停了停,推了下眼镜。
    “不陪你闹了,预定的到家时间要被打乱了。”
    “再见咯,国木田君。”太宰的面容一半隐在黑暗中看不分明。
    “明天侦探社见。”国木田点头。

    那家伙,是鹤见川跳多了,终于感冒了么?
    不过笨蛋也会感冒啊……
    国木田边写着明天的日程,边漫不经心地想着。
    ——不、不对!
    有什么事情有点奇怪。
    国木田皱着眉,仔细回忆起刚才和太宰见面的情形。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问题出在哪儿了。
    是太宰的手。
    他手上的绷带边缘沾染着鲜红色的痕迹。
    是那只之前捂着嘴的手。

    “果然是受了伤么。”国木田叹了口气,“明天去侦探社,让与谢野医生看看吧。”
    “如果能把他那个脱线的脑袋也一起治好的话就更好了。”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吧。
    国木田再次叹气。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