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Lilian

少打游戏!多点产出!

【脑洞片段】无解(红A相关,纯粹自嗨)

【假想红A在四战中被切嗣召唤,时间大概是圣杯被破坏后】

    ——这是唯一的机会。

    那个声音这么对他说。

    面前病床上瘦弱的男孩正沉沉地睡着,毫无防备地露出纤细的脖颈。

    只要把手放上去,轻轻用力……

    很简单的工作,对不对?

    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梦寐以求的解脱之法就在眼前,白发的英灵却并没有如想象的那般喜悦,那弥漫于心底的复杂情绪中,更多是无法言说的苦涩与茫然。

    长年握着兵刃的手掌覆在男孩咽喉之处,感受着其下平稳跳动着的脉搏。

    手指慢慢收紧,仿佛紧握住自己的命运。

    男孩已经有些呼吸困难了,但是镇静剂的效用使他仍然处于睡梦之中不曾醒来。

    就是这样。

    只要再多用一点力就行。

    这个宛如永劫的噩梦即将迎来结束……

    “……以令咒命之——”

    窗户被撞开的时候Emiya就意识到了什么,松开男孩脖颈的同时空闲的左手立刻投影出黑色短剑,顺势挥落。

    然而破窗而入的男人速度比他更快:“Archer,住手!不准伤害那个孩子!”

    令咒是绝对的。

    短剑硬生生停在了离男孩只有一丝空隙的地方,无法再向下移动分毫。

    卫宫切嗣紧盯着红衣的英灵,身体紧绷,随时准备应战。

    他刚刚用掉了最后一条令咒,失去约束的从者反噬御主也不是多罕见的事。

    但是他所戒备的对象却并没有暴起发难,反而解除了武装,颓然坐到了床边:“结果还是不行吗……”

    “切嗣,”弓兵铅灰色的眼里满是疲惫,“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啊。

    从一个身处无尽深渊的人手上,残忍地夺走仅存的希望。

    “……这是唯一的机会。”Emiya喃喃自语。

    但是却被那个男人破坏了。

    名为卫宫切嗣的男人给了他新生,让他得以凭借着那即使是借来的理想,一步步走下来。

    但是在他步入崩坏的末路,日渐绝望的时候,他亲爱的养父又亲手摧毁了他唯一的救赎。

    这算什么呢。

    恐怕是世界第一的荒诞剧吧。

    切嗣第一次在自家英灵身上见到所谓恨的情感,那和某个被迫自害的枪兵相差无几的黑暗让他为之一窒。

    尚且年轻的男人不能理解英灵的绝望,也无从得知他为何而怨恨。

    关于这个,Emiya也心知肚明。

    他无心跟切嗣解释事情的缘由。

    毕竟一切已经无可挽回。

    耳边似乎听到“那个存在”满是恶意的嘲笑。

    是的,我知道。

    一清二楚。

    ——这是唯一的机会。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