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Lilian

少打游戏!多点产出!

【吸骑】无明1(原创男主)

【正剧向,三观不正,慎入】


    私立黑主学园,理事长办公室。

    “我无法接受。”

    “难道我们的作用就只是艺人出场时的保镖么,理事长!”银发的少年不耐烦地砸了下桌子。

    坐在桌子后面的男人一如既往地打着马虎眼:“真辛苦啊,每晚都这样……”

    “知道很辛苦的话,就给我增加风纪委员的人手!”锥生零咬牙切齿地说完,又指着身后的黑发少女,十分不留情面:“这家伙一点也不顶用。”惹来少女气急的反驳。

    “唉,锥生君,你也知道的,为了守护夜间部的秘密,风纪委员……守护者是非常重要的,普通人可担当不了这个职务啊……”

    零本以为理事长又要像以前一样,说一大堆煽情的废话来把这个话题糊弄过去,然而这次,黑主灰阎却突然话锋一转:“但是,只有你们两个人的话,果然还是很吃力吧。所以我打算再增加一位风纪委员。”

    他略微抬高了声音:“进来吧,神代君。”

    黑主优姬一脸惊喜地叫道“理事长你终于想通啦”,零也惊讶地挑眉,关心的却是别的事情:“神代……?”

    已经在门外听了一会儿的彻顺势推开门,走了进来。

    “初次见面,黑主小姐,我是从今天起转学到黑主学园的神代彻。还有零君,”他带着微笑看向站在一旁的零,“好久不见,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诶?神代君和零以前就认识么?”优姬一脸好奇。

    “是的,我们曾一起在夜刈先生门下学习。”彻解释说。

    “这么说来,你们是师兄弟咯。”少女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哎呀,我还以为像零这种人是交不到朋友的呢。”

    零头上爆出了青筋:“你说谁没朋友呢?”

    “其实也不算师兄弟吧,毕竟我不是正式拜在夜刈先生门下,只是因为恩师卧病在床,才由夜刈先生代为教导。”想到自己敬爱的师父,彻的脸色难免有些黯淡。

    “是这样啊……啊!”有时挺粗线条的少女并没有发现他的低沉,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叫了一声,“所以说,神代君也是……”

    “对,他也是吸血鬼猎人。”一直充当背景板的理事长开口说道,“这就是我想让他和你们一起担当学园的守护者的原因。”

    优姬心里是挺想有人能分担下这份工作的,对方是猎人的话,也不用担心夜间部的秘密暴露,真是再好不过了。于是她满脸笑容地对彻说:“那今后就多多指教啦,神代君。要是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说哦。”

    彻也回以微笑:“谢谢,我会的。以后就麻烦你了,黑主同学。”

    “——那么,理事长,我先去巡逻了。零就再留一会儿吧!你和神代君好久不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吧。”可能是考虑到有外人在,要注意一下形象,少女没有直接从窗户跳下去,而是正常地走了门。

    身后的零一脸不耐烦地嘀咕了一句“也没什么好说的”,终究还是留了下来。

 

    从进入房间开始,彻就一直在暗中打量着锥生零。少年的面容还是从前的样子,几乎没怎么变,但是整个人却阴郁了许多,只有在和名为优姬的少女说话的时候,眉目间才会有一丝放松。

    这也没办法,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彻其实并不是很清楚。那时他已经结束课业,回到了师父身边。神代家位于深山之中,消息闭塞,他也是后来才从前来拜访的猎人口中得知了锥生家的惨剧:锥生夫妇被杀,次子一缕失踪,只留下长子零一人……名门锥生氏几近覆灭。

    听说袭击他们的,是一个纯血种——被称为“狂咲姬”的绯樱闲。这个疯女人,自从她那个Level D的恋人死了之后,就化为了真正的恶鬼。对她来说首要的仇人,就是杀死恋人的锥生家。如果锥生家主知道,只是一个小小的Level D,却招来如此大的灾祸的话,会不会后悔得痛哭流涕呢。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毕竟他们已经死了。而只有活着的人,才有后悔和痛苦的能力,才能在仇恨的火焰中挣扎,直到生命燃成灰烬。

    ——比如锥生零。

    “你变了很多。”彻依稀还记得当年零照顾双胞胎弟弟一缕时的温柔,与现在的冰冷全然不同。

    零不置可否:“是么。你倒是没什么变化。”

    在彻看他的时候,他也在观察着彻。多年不见,对方的样貌几乎没变,只是身形拉长了。然而还是比自己矮了几公分。也因为这样,明明是更为年长,却显得比他还小了两岁。

    “神代先生还好么?”零出于礼节问道。

    “师父已经过世了。”

    “……抱歉。”零抿着嘴,没有说出“节哀顺变”这种苍白无力到可笑的话。

    他记得,神代也是很有名的吸血鬼猎人。虽然他本人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不可逆转的重伤,已经隐退多年,但协会里还是流传着他的事迹。神代彻既是这位神代先生的弟子,也是他的养子,论感情与亲生父子也差不多了。

    彻笑了笑:“没事的,师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了,走得很平静。他临终前嘱咐我来黑主先生这里。没想到还能和旧友重逢,也算是个惊喜吧。”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什么,犹豫着开口:“对了,一缕君他……”

    零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抱歉,我还要巡逻,先走了。”说完,不等彻做出什么反应,转头就走出了房间。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彻先是愕然,随后变得懊恼起来:“我不该提一缕君的……他们曾经关系那么好,零君会失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难得露出正常表情的理事长也忍不住叹气:“除非能够报仇,否则那孩子心里的伤口大概永远也好不了吧。”

    “理事长,其实……”彻欲言又止,“关于一缕君,我在来的路上听到了一个消息。”

    “听说这几年有人曾在狂咲姬身边见到过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戴着面具,不知道他的样貌,但是他有一头漂亮的银发……”

    黑主灰阎惊讶地睁大眼睛:“你是说……”

    彻点头:“我在想,一缕君是不是有可能还活着呢,只是受到纯血种的控制,不能离开。”又或者他已经沦为了那个女人的俘虏,彻底变成了吸血鬼的走狗。这句话,彻没有说出来,不过他相信黑主灰阎对此应该也心知肚明。

    一阵沉默之后,最强的吸血鬼猎人长舒一口气:“这件事情,还是先不要跟锥生君说吧。如果……”他顿了顿,没有说出那个最坏的结果,“他知道了反而会更痛苦。”

    “我明白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