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_Lilian

少打游戏!多点产出!

【吸骑】无明3(原创男主)

【正剧向,三观不正,慎入】


    从早上起床开始,彻就感受到了空气中的躁动。

    他本以为圣巧克力日是属于女孩子们的狂欢,但似乎这奇妙的节日氛围也随着空气中浮动的荷尔蒙一起,蔓延到了男生宿舍里。

    几乎每一个他遇到的男生都或多或少有些亢奋,满怀憧憬地幻想着心仪的女生送给自己手工巧克力的场景——这种情绪显而易见到可以说是写在了脸上。

    甚至还有人狂热到自制了爱意满满的巧克力,准备把心意传达给心中的女神。

    如果那位为爱牺牲的瓦伦丁看到这样的景象,大概会很欣慰吧。

    彻一边往教室走去,一边漫无目的地想着。

    回想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切身感受到这种热闹的节日氛围。以前和师父两个人住在深山里,对外界的节庆知之甚少,唯一庆祝过的节日只有圣诞节。

    当时他借住在锥生家,夜刈十牙难得地放了他们一天假,锥生先生和夫人从镇上采购来食材和五颜六色的装饰品。锥生夫人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他就和双胞胎一起,把这些小东西挂上圣诞树。零为了帮一缕把那颗亮闪闪的星星放上树顶,还差点从树上摔下来,把一缕都吓哭了,零就慌慌张张地去哄他……

    “那个,神代同学!”一个班上的女生突然拦住了彻,双手递出一盒绑着粉红色缎带的巧克力,“请收下这个!”

    “啊……谢谢你,”彻接过巧克力,还有点没回过神来,“我一定会好好品尝的。”

    那个女孩高兴地走掉之后,又有其他女生围了上来。

    “神代同学,这是我亲手做的……”“也请收下我的……”

    等到彻坐到位置上的时候,手上已经拿了七八个巧克力了。

    他听到边上的男生在咋舌:“神代挺厉害啊,都快赶上夜间部那些家伙了。我们普通科终于出现能和夜间部抗衡的角色了么!”

    彻摸了摸自己的脸。

    果然还是因为长得好看吧?

    虽然这么说有自夸的嫌疑,但是彻的相貌的确不错。他面容清隽,有着浅淡近白的发色和冰蓝的瞳色,加上那略显苍白的肤色,让他有种带着病态的美。女生们还因此私底下讨论过他是否不幸患有白化病。当然,在看到室外课程时,彻暴露在阳光下几个小时也没有任何不适之后,这个猜测就自然而然地烟消云散了。

    女孩子们总是喜欢漂亮的东西的,不管是美丽的服饰,还是好看的脸蛋,总之是要赏心悦目才行。

    就连誓言贞洁的月之女神,也曾为俊美的海神之子奥赖温动摇芳心呢。

    在少年少女们热切的期盼中,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候。

    彻本来是要和零他们一起去维护现场秩序的,但是他实在不想再靠近那个玖兰家的纯血种。即使是在脑中想象一下被玖兰注视的场景,他也觉得四肢冰凉发麻,从内心深处泛起的恐惧根本无法抵挡。

    彻一边在心里对零和黑主表示歉意,一边混在蜂拥而出的人流中悄悄溜了。

 

    “神代君,你这样不行啊。”理事长一脸沉痛地说道,“小优姬来向我抱怨了哦,‘神代君一直翘班,一到黄昏就消失不见了’‘这样不是和以前没区别嘛’,希望我能好好跟你谈谈。”

    “真的很对不起,对黑主同学和零君都……”

    彻正认真检讨着,办公桌后的男人却突然换了副轻松的表情:“啊呀,不要那么紧张嘛,优姬其实也是担心你。如果你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一定要说出来啊,既然你师父把你托付给我,你就尽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不用这么拘束啦。”

    “理事长,其实……”彻刚想说什么,就听见了敲门声。

    然后他的梦魇就这样真切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瞬间他的心脏几乎停跳。

    “黑主理事长,你打算将锥生零放置在日间部到什么时候?他已经到极限了。‘那个时刻’就要迫近了。”

    推门而入的玖兰枢转过身来,看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有些意外地微怔了一下。但这只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他刚才说的话让新的风纪委员听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怎么回事?”玖兰话中隐含的意思让彻暂时战胜了身体本能的恐惧,用干涩的声音开口问道,“难道四年前零君也……”他也被那个女人咬了么?

    枢不置可否。

    “理事长,你到现在还是在用对待普通学生的方式对待零,难道你要让自己的和平主义理想被零破坏掉么?”


tbc

【随心流·我也不知道下面的剧情会是什么】

【啊呀纯粹自嗨,抱紧我家小彻qwq】

评论(13)

热度(4)